一首《我我》,唱出他的内心世界
看音乐代际融合的正确方法论
《好声音》李健已为单依纯预定总
《蒙面唱将》难度明显降低
明月村大地民谣音乐会演绎别样浪

看音乐代际融合的正确方法论

2020-11-03 11:27 主页 来源:未知
看音乐代际融合的正确方法论


当下的电视荧屏,音乐综艺仍然是各大平台的重头戏。实质上,近年来在音乐综艺竞争格局愈加激烈的同时,也存在着同质化严重的倾向,如何寻求差异化突围,成为音乐类综艺的黑马,让自己“破题出圈”似乎愈发艰难。

去年东方卫视推出的国内首档原创代际潮音竞演综艺节目《我们的歌》引发全民热议。今年,已经播出四期的《我们的歌2》延续着第一季的收视热潮,收视率上强势破“2”,昨晚播出的第四期节目收视高达2.49,连续四周蝉联上星频道周日节目排名第一,3周6网排名同时段第一,00后收视份额接近20%。

话题讨论上,第四期节目中#陈小春GAI没那种命#引发全网的集体记忆,抖音热搜第一微博热搜第四的成绩,让人感受到回忆青春的能量。而前三期节目中诸如#王源可乐好听#、#郑云龙唱摇滚太炸了#、#GAI给自己的歌#等亦热搜不断。可以说在各大平台的热度榜上,《我们的歌2》均表现亮眼,拿下了多个维度的数据第一,爆款相频现。

爬梳《我们的歌2》节目模式,无疑节目的内核在于将资深老牌歌手和时下新声力量进行有机融合,共同演绎时代金曲,用音乐消弥代际之间的鸿沟,进而重塑华语乐坛金曲价值。

正如11月1日第四期节目中GAI和自己的偶像陈小春搭档演唱后所说的那样:“当曾经磁带里的声音突然有一天出现在自己面前,我会想起那些年我遇到的一些人一些朋友,那是能让人一下子回到过去的一种力量。”

“经典里流淌的光阴,都是一去不复返的青春”。显然,《我们的歌2》不仅是一档音乐综艺,其更是期待为华语乐坛做些什么。

收视口碑齐飞

打破“好口碑低收视”怪圈

纵观近年来的综艺市场,有个奇怪的现象便是收视率与热度值经常成负相关,即收视率高的争议不断,而热度高的节目收视却不温不火,真正能够实现收视率与热度值齐飞的精品内容少之又少。

究其原因,便在于收视率需要的是极具大众面向的普世基础,而热度值往往却与流量挂钩。因此,要达到高收视高热度的最佳节目效果,便需要在国民度与流量之间搭建一个纽带,显然《我们的歌2》找到了那个关键——用音乐完成代际融合,进而让更多的观众齐聚在“我们的歌”这样一个音乐场,尽情抒发情怀。

于是,犀牛君欣喜的看到第二季的《我们的歌》凭借第一季的坚实基础,开播伊始就稳扎稳打,口碑收视齐开花:开播以来,收视率创2020年综艺收视新高;在微博、知乎、抖音、腾讯视频、QQ音乐等各大平台,热搜不断,#我们的歌#主话题阅读量89.5亿,讨论量3730万,强势登上微博综艺热播榜第一。

这样优秀的成绩,一方面源于节目用王源、邓紫棋、郑云龙、太一、希林娜依·高、GAI、冯提莫新声力量带来高流量,用谭咏麟、李健、张信哲、容祖儿、钟镇涛、孙楠、李玟、陈小春、常石磊几位“老”歌手打响国民度,老歌手凭借他们对经典歌曲的质感诠释,新声艺人用个性新潮的玩法为歌曲加持,双声合璧,让经典歌曲重新散发了更个性的气息。

另一方面,用金曲书写几代人共有的青春记忆是《我们的歌2》的核心诉求。金曲是经历了时代考验的“黄金唱片”,诸如《一生何求》《红豆》《刀马旦》《风往北吹》《没那种命》等旋律一响,或许80、90后就会不自觉的一起哼唱。但这样的音乐如何吸引00后年轻人的关注,或许就需要新声力量的带动。

就这样《我们的歌2》用一组组极具辨识度的奇妙组合,把不同年龄层的观众聚集在了一起,完成一次新与旧敞亮的对话。

正如节目总导演、东方卫视独立制作人陈虹所说:“在去年的复盘中我们欣喜的发现,观众、艺人对于节目的感受集中在两代人的交融与合作。所以第二季我们通过节目的环节设置增强这样的代际交融感,弱化竞争感念,让观众感受到艺人不断超越自我,携手合作,唱出好歌的荣耀之心。”

怀旧金曲创新改编

共同旋律激活青春记忆

如果说“两代歌手”是《我们的歌2》的显性角色,那么“时代金曲”则构成了节目非常重要的隐性线索。实际上,用音乐作为代际沟通与融合的媒介,本身便是矛盾的:年代的差异,输出的是不同代际歌手的音乐态度和价值观,正如去KTV大家总会担心和长辈们唱不到一起去那般,所以如何改编金曲,让其既保留经典味又迎合潮流,是每一组师徒必须在节目中解决的问题。

庆幸的是,《我们的歌2》虽然才播出四期,但已经贡献出不少金曲演绎。例如容祖儿和希林娜依·高合作的《母系社会》,一位是有着丰富经验的唱片歌手;一位则是有着超能力的年轻歌手,两人的凛若冰霜与不屑一顾,呈现着这首歌应有的态度与气质,尤其是音乐最后两人的怒吼,则很好的表现了一种宣泄的情绪,以及两人对女权主义的注解。

李健和谭咏麟演唱的《一生何求&浪子心声》,将“没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和“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重叠在一起,两人浅吟低唱,勾动情怀之时更传达了一种人生哲学。

而当GAI不唱RAP,而是与孙楠深情演绎《不让眼泪陪我过夜》;当情歌王子张信哲唱起RAP,和太一一起演唱《像暗杀似的绕到背后突然拥抱你》;当常石磊与王源唱起《我我》,王源将“为回忆唱着将来的歌”改成“为回忆唱着我们的歌”时,一首首改编过后的金曲旋律中,观众们能清晰感受到编曲团队的用心良苦。

于是,当“两代歌手”和“时代金曲”共同叙事时,不难发现虽然歌手之间有着年龄、阅历上的差距,但他们对于音乐的理解和观点并不是对立的,反而是相互欣赏、相互融合的,就像李玟期待与邓紫棋一起飙高音那样,这样的融合显然更能激活经典流行音乐的魂,而这也是在书写华语音乐崭新的篇章。

音乐符号打造沉浸式质感

节目更像一场集体狂欢

和第一季的舞美稍有不同,《我们的歌2》在舞美上进行了升级和概念的延伸。可以看到《我们的歌2》在盲唱阶段舞台上有两只巨大的圆形话筒,它们在歌手的歌声中会变幻成欣赏音乐的耳机,这是一种由唱到听的符号变形;最终当歌手相遇的时刻两个耳机互相面对,其形成了一颗音乐的种子,分别位于这颗种子中的两位歌手在揭晓身份的同时也将爱乐之心紧紧的贴在一起。

于是《我们的歌2》用两个圆形设计了一个有着多重所指的符号——它既是话筒,也是耳机,更是种子。加上节目中强烈的灯光、气势磅礴的音乐,从视觉与听觉上,《我们的歌2》都打造出了极强的仪式感。

在这样一个音乐仪式中,一是表征着融合,两代音乐人站在各自的圆圈里拿着各自的话筒歌唱,他们似乎早已有了各自的舒适圈,但最终他们都将突破自己;二是表征着聆听,两代歌手互不知晓彼此的身份,在看不见对方的情况下合唱一首歌,这个过程,他们在唱,同时也在听。这样的设计无疑具备悬念的同时,也表达了两代歌者愿意放下身份的标签,唯对音乐抱有忠诚的态度。

最后,当两个半圆合在一起成为一颗音乐的种子,其代表着新生与希望。是的,由两位歌手形成的组合是新的,但他们对音乐的热爱、经典的旋律却是永恒的。

尤其是节目以经典金曲的旋律为基底,用新的改编呈现出全新的音乐面貌的时候,那一刻,你会发现,音乐的确没有时代之分。

所以,《我们的歌2》用极具感染力的声画结合,给与了观众一种沉浸式的体验,在感官刺激与听觉刺激之下,在熟悉与陌生之间找到平衡,观众也无形中完成了一场狂欢。就像常石磊在节目中说的那样,观众跟着经典音乐放松的摇摆,轻声的跟唱,就是音乐最好的样子。

而《我们的歌2》用代际融合的方式,把最好的音乐呈现给观众,给华语乐坛重塑经典,这不正是音乐综艺该有的模样吗?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