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歌剧选曲音乐会
音乐精灵百变提莫,冯提莫参加百
腾讯音乐亮丽财报难掩涨幅收窄隐
来了!露天音乐公园室内音乐厅,
为什么学音乐的孩子一定不会变坏

十八岁的腾讯音乐,高处不胜寒

2021-04-08 16:16 主页 来源:网络整理
对此,流媒体平台采取了两种应对方式。一种是提价,长视频领域的爱奇艺、腾讯视频都采取了这种策略。

同样被内容成本所困扰的Netflix,也选择了提价。

首先就是和其他直播平台相比,腾讯音乐音频直播业务的月ARPPU明显偏低,与龙头地位不匹配。作为对比,映客、YY在2018年时,月ARPPU的值就达到了27美元、25美元。

相比之下,版权所带来的收益是偏低的。
另一方面,在版权这个旧战场,以及长音频的新战场上,它都要面对激烈的竞争。而通过渠道进入上游的艺人培养、宣发等环节的策略,虽然有重构行业的“王炸”作用,但目前仍处于初步的探索阶段,还有很多坑需要它去踩。
不难发现,2019年社交娱乐业务的月ARPPU的增速是近三年之中最低的,而对应的付费用户规模是同期最大的。也就是说,用户的付费意愿是偏低的。同样以依靠直播业务的荔枝也存在相似的问题。2019年,荔枝付费用户在活跃用户中的占比为0.84%,2020年则下降至0.72%。
可见,腾讯音乐与唱片行业的合作,已从单纯的渠道变得更深入更全面。在此前,唱片公司包揽了艺人和消费者之间的内容制作、版权、宣发、分发渠道这四个环节。腾讯音乐要做的就是从唱片公司手中接过宣发、渠道以及版权,把原来的四步走,变成从培养艺人到版权、渠道的三步走。

具体来看,腾讯音乐化被动为主动,从音乐产业的上中下游三个方向同时着手,如果成功那它在内容上就获得了一台极具性价比的“永动机”。
其实社交娱乐业务的隐患远不止付费用户增速下滑。与付费用户增速下滑同时发生的还有另外两件事。

第二件事是,社交娱乐业务MAU的规模和增速以及付费用户的规模,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从目前看,腾讯音乐选了一条更持久的路,这条路的前景要比无休止地为唱片公司打工要好得多。
2018年四季度,社交娱乐业务付费用户的规模为1020万,2019年四季度上涨到了1240万,到了2002年四季度又下降到了1080万。同期的增速分别为22.9%、21.6%、负的14.3%。
用户方面,截至2020年四季度,其MAU超6.2亿。作为对比,业内的第二名网易云音乐尽管宣称其总用户超8亿,但第三方数据显示,它的MAU远低于腾讯音乐,仅在1.5亿左右。这表明,腾讯音乐的行业龙头地位依然稳固。
另一方面,在财报发布后发生的中概股暴跌潮中,腾讯音乐领跌,截至目前其市值为338.19亿美元,跌去了近200亿美元。腾讯不得不宣布回购最多10亿美元的A类普通股,以此表示对公司业务前景和长期战略的信心。
不过,财报送给腾讯音乐的也有坏消息。这份财报中透露了一个腾讯音乐的尴尬现状:行业龙头地位虽然稳固,但两大支柱业务,在线音乐和社交娱乐业务各有各的难题。前者不仅成本居高不下,能否通过打通产业链上下游从而重构行业,打造自己的“永动机”,也是未知的;后者的模式在其他直播平台的对比之下显得想象空间有限。
在业务上,腾讯音乐虽然已经通过收购懒人听书100%股权,推出酷我畅听APP开辟了用户粘性更强的长音频战场,但长音频对整体的贡献仍然有限,短期之内还无法拉动业绩增长。以2020Q4为例,腾讯音乐的长音频内容数量同比增长了370%,用户渗透率也从去年同期的5.5%大幅提升至14.8%,增速不可谓不快。即便如此,其营收的增长依然低于2019年同期。

与Netflix相似,腾讯音乐的策略是在内容、产业上双管齐下,如果成功自然是益处多多。但在内有顽疾未解,“王炸”未成形且外有竞争的情况下,腾讯音乐的如意算盘打起来并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