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邱比广州开唱了
首届IMF厦门超级音乐嘉年华
钱塘江畔再次唱响氧气音乐节
“声影·中国”首演做中国自己的
中国新乡村音乐基地建设

音乐人邱比广州开唱了

2019-05-26 16:18 主页 来源:未知
音乐人邱比广州开唱了

上周,电子音乐人邱比带着新专辑《中离》登陆广州羊城创意产业园中央车站展演中心,这是他第二次来到中央车站开唱,也是他今年的全国巡演“陶醉。纳西瑟斯”的最后一站。

新专辑名字“中离”是一个电子游戏术语,指的是那些游戏玩到一半突然离开的玩家。广州站安可的时候,邱比返场,第二次演唱同名歌曲《中离》。唱到一半,他突然离开,音乐、灯光和影像仍然进行着。在全场观众的见证下,邱比完成了一次舞台“中离”的实践。

演出前夕,邱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你必须走得像你的音乐、呼吸得像你的音乐、看起来像你的音乐。”音乐、灯光、服装、歌声、肢体甚至气味都是邱比现场演出的一部分,“我觉得一个音乐人在当代要不断撕掉自己的标签,我们应该去颠覆没有做过的事情。”

现场:给歌迷一次表达的机会

中央车站的负责人对记者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歌手会把灯光用得这么大胆。他会把变幻闪烁的彩虹色灯光投射到自己身上,也会将舞台侧面的两排射灯直接投照向观众;唱到安可前最后一首歌《思愚》的时候,数盏大灯亮起,暖黄色的光洒向观众席,为演出画下一个温暖光明的尾声。

邱比毕业于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曾在优人神鼓、铃木忠志剧团学习。彩排的时候,从哪首歌使用哪几组灯具、到灯光该用什么色调、用怎样的频率和速度闪烁,邱比都亲自跟灯光师一一确认,“平面设计、影像剪辑等等都是我们创意的一部分,我是学剧场的,对打灯也有自己的一套,可以开一场只有灯光没有音乐的邱比的表演,我觉得那也是成立的。”

在去年的演出中,邱比除了演唱就只开口说了“谢谢”二字。但这趟巡演中,他与观众的互动明显增多。在经纪人叶云甫的建议下,现场增加了talking环节,邱比话仍然不多,反而更多地把麦克风交给台下观众。有歌迷走心地分享自己感受:“你说,一个真正有自觉的人,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你刷新了我对于敏感的定义。”也有歌迷直抒胸臆:“人间奇迹!”“仙女!”

从自顾自的表演到邀请歌迷参与,邱比不觉得自己变得更“亲民”,而是将其看作一次专业上的进步:从一个不成熟的演唱会,转变为符合业界标准的演唱会。而在他看来,这种安排也给了歌迷一次表达的机会:“去年没做签售,他们什么话都没法跟我讲,加上平时网上的留言我也不一定看。今年终于有机会让他们光明正大地发表他们的想法。”

专辑:邱比的音乐一直服务于有阅历的听众

加入滚石电音之后,邱比在去年推出了加入滚石电音之后的首张专辑《大放》,这张专辑为他赢得了业界的肯定。他坦言:“《大放》做得很华丽,导致于一堆乐评人和听众都觉得我没办法再做出超越这个概念跟这个主题的专辑。他们的不看好不是说不好听,他们的不看好是觉得我们抓不到比这个更精准的主题。”

但邱比没有让人失望。他从电子游戏中捕捉到“权力”这个主题,做出了新专辑《中离》。在一场5比5的电玩游戏中,权力最高的并不是可以十连杀的神队友,而是那个玩到一半要离开的“中离者”:“他可能很弱,但是连最强的人可能都要来拜托他"再陪我们玩十分钟吧",我在游戏中发现,权力的运作其实跟我们想象中不太一样。”《中离》中每一首歌描写的每一个人都处在权力的制霸点,“那种强大不是我有三辆劳斯莱斯,或者我有三套豪宅,那个强大是来自于我在夜厅不用动,但他就是那个制霸点。”

听起来有点隐晦,邱比坦言:“邱比的音乐一直是服务于有阅历的听众。譬如说我们把《思愚》,甚至《随意》的歌词呈到一个作者面前看,我们也会觉得心里很无愧。这个歌词是可以跟深度的文学爱好者有办法交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