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黄龄:音乐就是我的氧气
原创是音乐人的命门 你知道吗
对耳朵要好一点:最爱古典民乐
《如果那么》陌陌王海鹭个人单曲
音乐人邱比广州开唱了

歌手黄龄:音乐就是我的氧气

2019-05-27 14:01 主页 来源:未知
歌手黄龄:音乐就是我的氧气

2004年出道,黄龄也算是歌坛“老”人。虽然《high歌》、《痒》等常年盘踞各KTV点唱排行榜,但是不论是歌迷还是身边朋友,都总是半开玩笑地说她是“歌红人不红”。在她心目中,作品被认可远远比个人知名度更重要。“我是一个有着猫系外表,狗狗内心,像树懒一样的女生”,黄龄用这一句话来总结自己的性格。

黄龄身着浴袍在上海万达瑞华酒店的浴室里边弹边唱。在工作之余,她会经常在家中或出差途中的酒店浴室里捧起吉他弹唱,她喜欢翻唱其他歌手的作品,还喜欢自己即兴发挥一段歌词。“当我发现别人写的歌词,跟我的心境是不符合的,我没有这样的体验时,那我就会改一个跟我有关的歌词,从中有很多乐趣”。

黄龄对于音乐的喜好,源自父母的熏陶,在她对童年的记忆里,爸爸会放邓丽君的《十亿个掌声》,妈妈在一旁踩着缝纫机做旗袍,这是她心里很美的一个瞬间。这个在上海弄堂里长大的姑娘,渐渐在成长中发现了自己的音乐天赋,从模仿华语乐坛经典老歌,到慢慢形成自己的风格。

黄龄来到自己常去的舞蹈教室,在教练的带领下练舞。这样的舞蹈练习,黄龄每周会参加2次,每次的时间长度在1-1.5个小时左右。用她自己的话说,练舞不仅能帮助自己控制体型和身材,同时也能帮助自己有更好的体力投入在录音和演唱会上。

2019年4月9日,上海,黄龄在音乐制作人的工作室里录制新专辑《醉》,在开始录制前,她将自己喜欢的吉祥物树懒放在音箱上。这只树懒是她前段时间在澳洲录制节目时从悉尼带回。黄龄觉得自己的性格跟树懒很像,是一个对音乐着迷,但是对其他事物都比较慢热的人。

2019年5月18日,上海卢湾体育馆,黄龄和粉丝朋友们送的花篮合影。“为了这场演唱会,我们差不多准备了半年。这几天都在忙着排练我最近都没有休息好”,黄龄说,“但是一踏上舞台,我状态就来了”。当日,黄龄和周深在上海举办“深龄其境”演唱会。

黄龄正在后台化妆。“我从小就出生在上海,住弄堂、听邓丽君和周璇,看妈妈踩缝纫机。我觉得上海是一座有仪式感的城市,我也希望自己的生活跟这座城市一样要讲究、要精致”。

演出开始前,黄龄一边化妆一边配合团队同事拍摄Vlog。看黄龄的微博,虽然也能看到她作为明星为各种商业活动露脸展台,但是更多的,还是她悠闲的生活。“我的粉丝最幸福了”,因为他们经常能在小视频中看到“我最不为人知的一面”。“我希望自己可以像树懒一样,优哉游哉地,享受生活带给我的惊喜。”

黄龄准备登台。在当天的演出中,黄龄换了5组造型。不光是歌曲,从造型到舞台,她都力求精益求精。例如看似简单的浴室弹唱,一段短视频,往往需要经过黄龄反复的练习,“但是我不介意把我弹错的地方分享给大家,这是一个很真实的过程。”

作为别人眼中的“浴室歌手”,黄龄说自己真的是半严肃的在做这个事情,她甚至还认真研究过到底是坐在浴缸里还是坐在浴缸边弹唱时的混响会更好,“我还试过在浴缸里放上半盆水或者把马桶盖掀开”,她把这一切都视为乐趣和对音乐的执着。

黄龄在台上表演。换上一身旗袍的她,再加上天生的丹凤眼和樱桃嘴,人们似乎很难把她跟上海的海派风情和名伶风韵分得开来。

黄龄把精心参与设计的的睡衣、吉他搬上舞台。之前她也提过希望有一天能够将自己在浴室中弹唱的桥段搬上个人音乐会的舞台,“希望我能在舞台上放肆的玩”。现在她用舒适、自在的环境和特有的声线给听众营造了温馨、柔情的氛围。

黄龄在台上演唱她的代表作《痒》。当年录这首歌的时候,黄龄还不到20岁,不太理解歌词的意思,只是照着乐谱唱了出来。黄龄说,“现在想想,能在一知半解的状态下,把歌唱得这么令人发痒,未尝不是一种天赋。”

演唱会最后安可阶段,黄龄一套亮片设计泳装搭配廓形紫色外套, 与她平时婉转、温柔又不失上海风情的形象形成反差。“我希望能够在大众面前保持一种神秘感,一种酷女孩的感觉”。不过她也说自己私下很宅,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跟自己玩耍,音乐是她从小到大最好的伙伴。

演唱会结束后,黄龄顾不得卸妆,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蛋糕,给当天过生日的舞蹈老师“三叔”一个惊喜。

演唱会后的庆功宴上,黄龄、周深和演唱会总导演林海(中)将酒杯高高举起。“希望能够给这两个有音乐梦想和才华的年轻人更大的舞台”,林海说。黄龄一边笑一边举起酒杯,“感谢所有人的付出,感谢你们”。

在黄龄心目中,作品被认可远远比个人知名度更重要。“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可能没有达到大家理想当中的那么厉害,但是却还是有这么好的环境和氛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音乐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呼吸的氧气,“即便我不是一个歌手,不是做这份职业,我也会一直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