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次方乐队专访:把好听的音乐带
严当当大气演唱《在希望的田野上
关爱自闭症儿童音乐快闪活动举行
BlackACE同名EP正式上线 诚意之作表
这些音乐学院的“快男”“超女”

米次方乐队专访:把好听的音乐带给大家

2019-06-02 09:27 主页 来源:未知
米次方乐队专访:把好听的音乐带给大家

来自秦皇岛的米次方乐队组建于2010年夏天,这支充满活力的年轻乐队已经跑过了快十个年头。

在嘈杂的现实世界,音乐才是唯一的解药。在乐队成立初期,他们就发誓要做出让那些还有梦想,还在坚持梦想的人喜欢的摇滚乐。有了第一个动机之后他们便一发不可收拾,于是也就有了后来各种元素混合的米次方乐队。

最近,米次方乐队加入了WUO文化,关于他们,你还想了解更多?于是小编对他们进行了一次专访。

Q: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成员们各自在队内是怎样分工的?

A:主唱刘宇欣,吉他刘岩,贝斯何梓剑,是个灵活的胖子,鼓手李聪,我们习惯叫他大聪。刘岩跟何梓剑负责主要的词曲创作。不过我们在分工上很和谐,没有说谁做的多少,都是尽力而为,比如主唱来灵感的时候也会写写歌词什么的,作曲上呢,大家每年每人都会出一首曲子,然后与彼此分享改进!

Q:米次方有什么样的含义,是什么促成你们组建了这支乐队?

A:米次方本质是字面意思,就是一个数学符合,我们希望我们的音乐可以以N次方的速度无限传播,并且被大家喜欢。当然,你也可以把它理解为裂变,不断地新生。音乐圈瞬息万变,我们希望能在不忘初心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做出能引起大家共鸣的音乐。这种共同的音乐理念,让我们走到了一起,组建了米次方乐队。

Q:大家平时的生活是怎样的?喜欢听什么类型的音乐?或者说哪些音乐人/乐队对你的影响响比较大?

A:平时生活嘛,还算充满了活力。主唱是一名英语老师,贝斯手是个厨子,鼓手从事教育行业,而吉他手嘛,虽然算是个自由职业者,但平时也很忙。毕竟各自都有工作,所以确实都挺忙的,工作之余的时间用来排练啊,演出啊,是件很奢侈的事情,但我们每次都兴致勃勃!

我们喜欢的音乐人可能大同小异吧,比如ONE OK ROCK这样的日系流行摇滚可能对我们乐队的影响比较大,其他像轮回,黑豹,唐人街乐队,The Winking Owl我们也都很喜欢。

Q:秦皇岛的音乐氛围怎么样?你们认为当下音乐圈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A:大概是09年吧,那会儿秦皇岛的音乐氛围非常好,每个月都会有有摇滚演出,国内各种乐队的巡演也会特地设置秦皇岛站,不过现在秦皇岛的音乐氛围并不乐观,没有土壤。没有市场也就没有买卖,独立音乐人几乎没有生存空间,毫不夸张地说,现在已经有些是死气沉沉了。

我们觉得音乐圈虽然有非常好氛围和一些老炮们奠定的基础,但还是缺少对音乐专业性的认知。这个可能与文化教育有关。现在的年轻人盲目追求一种风格或者说一支乐队,不如先起了解音乐风格的历史及未来,而不是三分钟热度,哗众取宠!

Q:你们怎么看待“主流”与“独立”之间的关系?

A:就音乐制作的角度来说,主流应该是被大众所能接受的,被大众所认可的音乐,这些音乐可能更“口水”,更“洗脑”,是顺应社会发展趋势。在主流的前提下,创作出表达自己心声,代表内心深处声音的一些作品,就是独立的,甚至是独特乐队的个性。独立音乐是小众的,可能受众人群更多的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有音乐素养的人。

Q:你们是从哪里汲取创作的灵感?自己最喜欢哪首作品?

A:音乐来源于生活嘛,我们的音乐也不例外。从每个人的经历,在社会变迁中汲取了灵感,这样创造出某种声音,才能带给自己,甚至多人的感悟!比如《逆光》这首歌,当时我们乐队正在抉择是继续前行还是就此止步;前行的艰苦,放弃的不舍,最终还是靠着共同的信念,坚持了下来。其实每一首歌都是自己的孩子,每一首都是我们的最爱。

Q:你们是怎样定义乐队的音乐风格的?你们想通过自己的音乐,表达怎么样的情绪?

A:米次方的风格是融合的 每首歌都融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元素,但准确地说,我们属于流行朋克。

我们想把喜怒哀乐都融入到音乐里,想通过自己的音乐,告诉所有人,现实虽然很残酷,但只要心中有梦想,即使不能成功,也一定要坚守自己初衷,在逆境中寻求希望,始终有一种不服输的信念! 我们更倾向于走心用最简单的感动来唤醒自己心里最初的那份感动。我们

Q:未来是否会在创作中加入新的音乐元素?

A:当然,与时俱进很重要,在音乐的大潮流中创作出更多大家喜爱的音乐才是我们想做的。

Q:创作,演出,迄今你们最难忘的经历是那次?有没有遇到过挫折或者困难?是怎样克服的?

A:困难太多了,可能因为秦皇岛现在没有什么音乐土壤,我们能活到现在纯凭一口仙气,哈哈。其实能坚持到现在也是因为摇滚乐本身那种坚持不懈,勇往直前的精神吧。我觉得这才是最酷的事。记得有次在山西太原音乐房子演出,认识了一个女孩叫小鱼,外表看起来非常文静,但骨子里非常摇滚乐,也是一个乐队的贝斯手,当晚演出结束,我们就要赶去北京参加第二天的演出,没想到第二天晚上,小鱼居然偷偷地跟着我们一起到了北京,又看完了整场演出,这让我们非常非常的感动。做乐队其实就是在和一帮人在搞对象,配合得默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总会经历一些在所难免的事。米次方走了九年,有人加入就有人离开,总之祝福所有留下的和离去的人,更要谢谢对米次方的关心和付出的人,乐迷们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

Q:今年乐队有什么新的计划?

A:写新歌,说了好久要出专辑,是时候出一张了!应该会有巡演吧。

如果你心里的小宇宙还未爆发,如果你还热爱着摇滚乐,那么现在就出发吧!米次方永远在最躁动的摇滚现场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