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做古筝:女子实在有才
让音乐流淌在诗化的张力之中
吕思清与广青交共奏《梁祝》
金盆龙虾暨乡村音乐节好吃好听好
最美城市音乐名片征集活动启动

让音乐流淌在诗化的张力之中

2019-06-02 19:20 主页 来源:未知

让音乐流淌在诗化的张力之中


《麦克白》是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中戏剧冲突最强,最震慑人心的戏剧作品,如果说《哈姆雷特》是选择正义与高尚的毁灭,那么《麦克白》则是选择野心和欲望的毁灭,其中包括剧中人物与未知命运的较量,与自我的较量等,全剧的色彩诡异凝重,充斥着肃杀冷酷的氛围,寄予着作者对未知命运的不可预见,人自身欲望的不可控,以及性格与命运的关系等对人性的多重思考。

全剧讲述了曾是国家屡建战功的英雄麦克白受到权欲的驱使,逐渐展露人性黑暗的一面,将君王杀害,最终在自我内心的挣扎与恐惧中走向毁灭的故事。

剧本大约创作于1601年,于1606年首次上演,至今版本众多,许多导演通过自己的艺术风格和特有的舞台形式对它进行过解读,而瑞典皇家戏剧驻厅合唱团——罗密欧与朱丽叶合唱团制作呈现的音乐戏剧作品《麦克白》将音乐与戏剧表演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让全剧有了耳目一新的感觉。

音乐戏剧《麦克白》剧照

1.多角度暗示人物命运

莎剧《麦克白》的悲剧虽然不同于古希腊命运悲剧《俄狄浦斯王》那么强烈,但命运却还是主宰全剧的人物走向的关键点,这个关键点被投射到三个极其惹眼的女巫身上(人物),开场女巫三姐妹就预言般地告知观众全剧的情节走向,演员用声音和形体给全剧的氛围笼罩出一片神秘色彩,犹如剧中多次出现象征权欲的利剑(道具)困扰着主人公,无论他做与不做,来自外在的暗示都给予了他的人性欲望优沃的滋生条件,通过蓝、红、独束聚光灯(灯光)的变化,恰到好处地让戏剧情境更好地与角色情感相呼应,并暗示着剧中人的命运变化。因此,多角度暗示人物命运是全剧的一大特点,最后麦克白面对“四面楚歌”更是通过圣咏演唱方式把这种极致的悲剧力量呈现给观众。

2.更加开放的舞美让全剧“简”却“不简单”

全剧几乎看不到舞美布景,没有太多道具,也没有广阔的舞台空间,所有的规定情境都是通过演员表演完成的,无论是荒野、王宫、卧室还是惊慌、杀戮、贪婪都是发生在同一个被假定的场景,并通过演员的肢体、眼神、台词、演唱完美表现出来,去掉繁冗的舞台装置与舞美效果,让更多空间赋予全剧更伟大的意境,让演员写意化的表演风格在这个舞台上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让干净的舞台更好地为剧本服务,彻底回归了戏剧演绎的本真与实质,也让观众通过恰到好处的音乐和演员富有戏剧张力的表演对全剧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

3.音乐增强了叙事性,丰富了莎式戏剧的诗化意境

国内目前很多原创音乐剧或者音乐戏剧(音乐话剧),音乐并没有起到贯穿整个故事情节的作用,音乐成了某个独立的存在,因此音乐中也缺乏戏剧矛盾,而作为本剧的音乐与演唱,不但和表演平分秋色,而且很好地推动着全剧的故事发展,并且为全剧的不同氛围添彩,文艺复兴时期的鲁特琴独奏伴随打击乐器,在宴会、加冕、密谋等观众耳熟能详的桥段中出现,增强了全剧的叙事性的同时丰富了了莎式戏剧的诗话意境。

4.新鲜的演绎为全剧戴上年轻光环

由于莎剧《麦克白》演绎版本众多,熟识的故事情节往往会让观众产生审美疲劳,作为以音乐见长的音乐剧团把“唱”与“演奏”融入戏剧表演中,让传统的乐器产生了现代的戏剧之光,独特的音乐与演唱方式,(不同于歌剧的唱腔)也为这部音乐戏剧增添了新的亮点,把新的元素和戏剧融为一体,形成了独有的莎式戏剧演绎,为传统演绎增添新的亮色,为经典的剧目戴上年轻的光环。

音乐戏剧《麦克白》剧照

5.有灵魂的戏剧作品总能受到青睐

2000年本剧在皇家戏剧剧院演出获得了英格玛·伯格曼奖,并很快成为音乐人和戏剧人关注的焦点,这次非常有幸受邀于天桥艺术中心观演该剧,相信这部由贝努瓦.马尔姆博格改编及指导,瑞典皇家戏剧驻厅合唱团——罗密欧与朱丽叶合唱团制作呈现的音乐戏剧作品《麦克白》将不负众望,让音乐流淌在莎翁诗化的戏剧张力之中,让更多前来观看的伙伴感受到这部音乐戏剧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