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音乐,要有"网感"才好看
音乐版权投资基金何去何从?
出了音乐圈的周杰伦还是块“金砖
腾讯音乐高增长隐忧 谋局"耳朵
吃瓜第一线:“音乐付费”真的合

音乐版权投资基金何去何从?

2020-06-12 09:47 主页 来源:未知
音乐版权投资基金何去何从?

Hipgnosis Songs Fund 是伦敦证券交易所的唯一一家音乐版权投资公司,也现代音乐业务中最激进的版权收购方之一。该公司成立的目的,是通过投资大热歌曲和相关的知识产权,来为投资人提供可预测和可信赖的收入。
 
2018年,Hipgnosis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第一年股价就上涨了近10%,现已成为全球音乐行业最受关注的公司之一。在音乐行业绝大部分公司都因疫情受到重大打击的同时,该公司成为了大赢家。
 
6月3日,Hipgnosis向伦敦证券交易所提交了未经审计的最新交易报表。报告显示,截至12月31日的12个月净资产总回报率为17.7%。
 
受疫情和整体市场环境影响,该公司股价在3月份时曾低至85便士,随后反弹至105便士,1月10日其净资产值为102.15便士。此次消息公布后,其股价不断上涨,截至收盘该公司股价当日上涨了6.6%至113.50便士,市值达到6.99亿英镑(约8.80亿美元)。
 
 
 
△ 来源:伦敦证券交易所
 
调整版权曲库布局
在过去的一年里,Hipgnosis通过接连不断的收购,持续扩充其版权曲库。据悉,截至3月底,Hipgnosis共拥有54个曲库,其中包含13,291首歌曲。仅在今年年初的短短三个半月里,该公司便收购了2066首歌曲。
 
 
 
△ 2019.10-2020.4,Hipgnosis所收购版权,不完全统计
 
在大刀阔斧收购音乐版权的同时,金融圈也对其提出了质疑,“公司的版权曲库,是否过于依赖过去十年发行的歌曲?”换句话说,Hipgnosis所收购的歌曲是否正确?
 
对此,Hipgnosi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Merck Mercuriadis在四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Hipgnosis拥有几十年来“许多经典的常青歌曲”的部分所有权,其中包括播放量相当高的歌曲,如Journey1981年发行的《Don’t Stop Believin’》、Bon Jovi1986年发行的的《Livin’On A Prayer》等。
 
Mercuriadis认为,目前在流媒体平台上的用户,约有三分之一是“正在消费七、八年前发布的热门歌曲的年轻人”,他们的消费集中在大约500首不同的歌曲上,而Hipgnosis在收购时仔细瞄准了这些歌曲。
 
Hipgnosis是否买对了曲库?从公司近期公布的报告中可以得到答案。
 
截至3月底,Hipgnosis拥有的54个目录即13291首歌曲,其估值达7.57亿英镑(约9.53亿美元),而该公司为收购这13291首歌曲版权共支付了6.79亿英镑。按照固定货币计算,其曲库估值与收购成本相比,增长了8.6%。
 
与此同时,在过去一年里Hipgnosis对于音乐版权的投资组合形态也有了显著改变。
 
在截至2019年3月底的12个月里,Hipgnosis目录中大约76.3%的版权价值来自3-10年前发行的歌曲,发行10年以上的歌曲占10.2%。
 
但到2020年3月底,情况发生了变化。虽然3-10年前的歌曲仍占Hipgnosis曲库的58.5%,但其投资组合较此前要均衡得多,其中32.5%的版权价值来自于10年前发行的歌曲。
 
 
 
△ 歌曲年纪(数据来源:Hipgnosis公司资料)
 
这一转变进一步反映在Hipgnosis 2019年3月底的歌曲组合中,大约49.6%的版权价值来自于流行音乐类型。到2020年3月底,流行音乐的份额下降到45.2%,而摇滚歌曲的份额同比增长,从4.8%上升到29.1%。
 
 
 
△ 音乐类型(数据来源:Hipgnosis公司资料)
 
该公司表示,“我们的投资战略是以久经考验的,投资组合以热门老歌为核心构建。”
 
这些歌曲在流媒体上的曝光率高,在现场音乐上的曝光率低,所以即使疫情期间现场音乐演出受限,但Hipgnosis的版权投资组合仍使公司处于有利地位。
 
音乐的变现能力
 
Hipgnosis对于投资组合的选择,侧面说明了个类型音乐在当下的变现能力。公司通过投资曲库的主要收益有4个来源——机械灌录复制版税、公开表演版税、数字以及影音同步授权许可版税。
 
在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一年里,公司收购的歌曲目录收入增长至6,470万英镑。不包括公司在收购时就预测收益下降的目录,特许权使用费同比增长了6%。这一增长的主要推动力来自流媒体收入,与上一年相比,公司该财年通过流媒体获取的收入增长了51%。
 
Merck Mercuriadis表示,流媒体占该公司全年数字收入的75%,占目录总收入的1/3。新收购的歌曲目录是基于其在流媒体消费中的核心地位所进行的战略性收购,这些歌曲几乎占所有流媒体消费的35%,新增目录的表现也比管理层预期高出3%。
 
 
 
△ 收入来源 (数据来源:Hipgnosis公司资料)
 
由于疫情期间音乐节、巡演被取消,广告预算被削减,电影制作被推迟,Hipgnosis的收入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于流媒体,这一部分情况要乐观得多。尤其是在大部分新唱片的发行被搁置的情况下,用户对怀旧经典歌曲的需求显著增加。
 
Spotify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其付费订阅用户增长了5%,达到了疫情前的最高预期。此外,尼尔森在报告中也强调,由于消费者希望在疫情隔离期间依旧保持娱乐,因此4月前两周的流媒体订阅量明显高于之前的8周。
 
对于Hipgnosis而言,更重要的是消费者在这段时间内正在重新发现“较老的歌曲”。有数据显示,84%的音乐消费者正在听“他们平时经常听的音乐”,而62%的消费者正在听“他们曾经听过但平时不经常听的音乐”。
 
因此,该公司预计流媒体带来的收入增长,将超过今年现场演出受限带来的收入损失。并且,董事会认为,与流媒体相关的投资组合仍存在较大的估值上涨空间。
 
流媒体如何影响版权价值
据IFPI数据,2019年全球流媒体收入同比增长23%,达114亿美元,占录制音乐市场总收入的56%。全球流媒体付费订阅用户增加到3.41亿,同比增长33.5%。即使是在曾经音乐难以变现的印度和中国市场,用户付费率也呈现上升趋势。
 
Hipgnosis将流媒体的增长趋势作为其曲库目录投资的重点,因此该公司还在计划收购少数新发行的,非常成功的“热门歌曲”。整个曲库组合包括了Spotify有史以来播放量最高的30首歌曲中的8首,以及Billboard“2010年度热门100首歌曲”前5名中的4首。
 
从Hipgnosis近日股价的飙升来看,听众对于音乐的需求与Mercuriadis的预期相符。即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司的收入不再过于依赖现代流行歌曲。在疫情期间流媒体“复古歌曲”的消费激增,无疑也佐证了其猜想。
 
近日,Mercuriadis在一份股东声明中表示:“我们对这些结果感到非常兴奋,尤其自豪的是,过去两年我们实现或超额实现了对投资者承诺。”
 
“在流媒体飞速增长的背景下,我们购买了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歌曲,通过积极管理这些优秀歌曲并提高收集效率,我们实现了显著增值。” 这无论对于Hipgnosis的投资者还是对词曲作者、艺术家和制作人来说,都不错的好消息。
 
不仅是流媒体,音乐还在不断地通过TikTok,Facebook视频等新兴的消费途径实现价值。Lil Nas X的《Old Town Road》和Arizona Zervas的歌曲《Roxanne》都于2019年在TikTok上首次出现并迅速蹿红,随后哥伦比亚唱片公司与其签下了千万合约。Marshmello和Travis Scott分别在《堡垒之夜》举办了一场虚拟音乐会,瞬间获得超千万观众。
 
 
 
如今,Hipgnosis将重宝押在流媒体身上,收购了大量平台排名前几位的热单,并且1/3的收入都来源于此。但有远见的经纪人总是可以为客户找到增加影响力的新方法,不同平台的特性也会影响各音乐类型的受欢迎程度。
 
流媒体的出现和版权的规范化管理,似乎让音乐产业各个环节都尝到了甜头,无论是唱片公司还是音乐版权投资公司。尤其是在华纳上市后,唱片公司的估值目前几乎处于历史最高水平。过去20年来唱片行业一直处于浮浮沉沉的状态,但好的一点是,即使唱片公司并不稳定,音乐版权的价值却一直都在。
 
如今,在Hipgnosis曲库与收入双丰收的同时,Mercuriadis还在积极讨论收购价值超过10亿英镑的项目。通过不断收购,保持曲库的规模与价值是公司发展的需求。同时Hipgnosis作为上市公司,也需要面对股东对于资金消耗审查所带来的压力。
 
流媒体是该公司目前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其是否能长久地成为有力的创收途径,Hipgnosis收购的曲库在其他音乐消费平台是否依旧受欢迎?这些都是未知数。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在顺境还是挑战中,音乐总是消费品,Hipgnosis在疫情大流行期间的表现,也间接佐证了这一点。